你的位置: 名仕心水论坛 > 118心水论坛 >

对战魔兽 潇湘书院最火的仙侠小说《战神魔妃》

更新时间:2019-11-06      

  他们听从各级将领的指挥,纷纷朝红叶谷的方向挺进,魔族已经不复当初的平静和祥和。

  混在大军中间,朝红叶谷奔去,一路上,听闻士兵们谈论,魔笛竟然在魔兽谷纠结了数十万魔兽。

  已经打破了魔兽谷的封印,出了魔兽谷,被魔弦率魔族将士堵在魔兽谷于红叶谷交界的隘口。

  双方已经交过几次手,魔兽在魔笛的指挥下已经冲锋过几次,魔族士兵已经有了大批死伤。

  这两天,是关系到魔族存亡的两天,眼下,正是中午时分,魔兽的冲锋停了下来,魔族士兵也得到难得的休整。

  触目之下,我不由得暗暗心惊,目之所及的这些士兵,很多已经负伤,经过这两日不分昼夜的抵抗,大多疲倦不堪。

  而新近补充进来的士兵,数量还不到这些人的一半,也就是说,还有近半数的士兵得不到休整,还要再坚持两日。

  我跟随新来的士兵走上了和魔兽谷一山之隔的隘口,朝下望过去,不由得头皮发紧。

  魔兽谷外面的这片山谷中,正躺着密密麻麻,数以万计的魔兽。很多都是我在神族的典籍上看过的。

  妖兽的主力封豨,大风,剩下还有一部分的马交。封豨勇猛无比,力大无穷,可以正面作战,勇不可挡。

  大风占据空中优势,马交速度极快,可以冲撞敌人防线,这样的组合绝非魔族士兵之幸。

  古代凶兽封豨,传闻封豨是一种体型巨大的黑色野猪,见之则三日大雨,原本被当地百姓认为是携雨之神,常年供奉,十日并出时,百姓自然前来祈雨,可是十日并出,连河水都干了,封豨哪有那个本事施法降雨。便说,我从未让你们供奉与我,为何要降雨帮你们,百姓哀怨便撤了供奉,谩骂封豨是凶兽,封豨盛怒之下便出手伤人,人言可畏,帝尧听闻有凶兽危害百姓,便命令大异前去讨伐凶兽,将其射杀。

  古代凶兽大风,根据《山海经》记载,大风其状如犬,而人面,见人则笑,行如风,其现为大风,火灾之兆。大风又名“大凤”具有凤凰的血脉。传闻大风,异常凶悍,一层双翅能遮住半边天,双翅一煽就会刮起大风,大树被连根拔起,房屋成批倒塌,危害百姓,后被大异射杀于青丘之泽。

  想不到魔笛对排兵布阵,竟然如此精通,他这一战是势在必得。更令我感到惊讶的是,经过这几次冲锋,魔兽这边几乎毫发无损。

  所有的魔兽都在地上休息,养精蓄锐,对比魔族士兵伤者众多的情况,魔弦这一战胜算太小,我不由得暗暗担心起来。

  好决定自己的行动,暗助于他。我随着人流朝中军帐走过去,无奈几米开外,中军帐这边已经戒备森严,美心集团创办人长女伍淑清就因曾发表批评暴徒!无法靠近。

  正愁不知如何靠近,却见一列魔族世女打扮的女子,头戴面纱,朝中军帐走去,我心中一动。

  中军帐的守卫看我是个女子,虽然迟到,被我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,便放我进入大帐。

  我进入帐内,大吃一惊,里面有数十名魔族的将领,但半数的将领却倒在地上,痛苦不堪,身上波浪状的纹路到处游走。

  是蛇影,想不到魔笛如此狠辣,竟然下毒害了半数的将领,魔族将领的战力至少是普通士兵的数十倍。

  我看到了魔弦,灵轩,青浩,陆胜还有几个长老围在他周围,正在商讨什么。他脸色阴沉,蹙眉深思,相当凝重。

  看来这次魔笛的进犯让他也感到十分棘手,我正盯着他看,却被旁边一名头戴面纱的女子轻轻推了一下。

  女子微微皱眉,对我说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叫你过来不是让你看热闹的,赶紧到那边去帮忙。”

  “帮忙?”我愣了一下,打眼看去,恍然大悟,每个被魔笛下毒的将领旁边都站了一名女子,正在手忙脚乱地帮将领们喂药。

  女子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是青浩族长连夜叫人赶制的,族长向来擅长制毒用药,有没有用?我们也不知道。

  我喂药没多久,将领皮肤上的纹路立刻平息下去,而其他的将领却未见好转,我知道是我精血的缘故。

  而众人不明所以,我隐入女子群中,对领头的女子轻轻说道:“姐姐,方才我走到最后,长老交给我一副药,说加入此药效果会更好。

  兴许是我刚才在瓷瓶中加了此药,要不我们再试试?加上此药,看看效果如何?”

  领头女子看方才那将领的确好转,当下点头同意,将众人的瓷瓶纷纷拿到我面前,我将手背在身后,将血滴入我方才的瓷瓶。

  然后挨个将瓷瓶中的血液,滴入其他人的瓶中,不一会儿,服下我血液的将领们纷纷好转。

  众人啧啧称奇,这边的情况也引起了魔弦那边的注意,他和几位族长朝我们走了过来。

  却听得青浩说道:“这倒是奇怪,想不到我族中灵药竟对蛇影有效,如此一来,我要大大恭喜魔君。

  众人纷纷恭喜魔弦,我听得魔弦说道:“好!既然上天护佑我魔族,那今晚三更我们的突袭就更有把握了。

  没有魔笛的指挥,魔兽将是一盘散沙,无法协同作战,到时候,再将它们赶回魔兽谷封印就容易多了。”

  我不由得暗暗点头,撇开我和魔弦的恩怨不谈,魔弦倒真不是草包,这攻其不备,出其不意的才能还是有的。

  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,想到反客为主,的确不错,这也算是当下唯一可行,损失最小的办法。

  但我深知,此行万分凶险,颇有背水一战之势。孤军作战,不止需要胆色,更需要超群的战力。

  魔弦有这样的气魄,我自然陪他龙潭虎穴走一遭,当下暗暗留意,变回刚开始的打扮。

  下午一直到入夜,魔兽这边又发起了三次冲锋,我和新来的魔族士兵一起,众志成城,抵抗住了这三次大规模的冲锋。

  我藏在人群中,假寐,眼睛却盯住魔弦的中军帐。果然,不多时,中军帐外影影绰绰出现二三十人的队伍。

  魔弦的身形挺拔瘦削,他脸上罩上了一顶黑色的鹰眼面具,遮住了他半张脸,露出的下巴白皙紧绷,嘴唇紧抿。

  我叹口气,想到灵仙毕竟是因为天音所累,我在这魔族又受了灵轩许多好处,就算我离开魔族,对他的弥补吧!

  我抓起一张黑色的布巾,从后面系了,遮住大半张脸,身形一矮,跟在灵轩身后,朝魔兽休息的那边山谷走去。

  魔弦身先士卒,走到最前面,我释放所有灵力,用气机去细心探查这片空间的所有异动。

  进入谷中,我明显感觉到谷中的气氛凝重,隐隐有一股暗流在涌动。我抬头朝魔弦的方向看去,看他明显身形一滞。

  我们一行人朝着山谷深处挺进,周围寂静无声,我听到身旁的灵轩厚重的呼吸,显然也是紧张到极点。

  气节当真可贵,魔族的这些族长,长老倒真是忠义可嘉,他们全是魔族最后的精英,但都为了魔族来到这魔兽谷。

  为魔族众多士兵,百姓搏一个生存的机会。我心中打定主意,就算神魔有别,但今日之事非魔族一家之事。

  我就算拼尽全力,也要陪他们打赢这一战,这样方才不负我战神之名,不负神族掌管六界之责。

  果然,只听一阵铁蹄之声响起,一片片的火光冲天而起,周围的环境瞬间被照得明亮无比。

  只见一道身着黑袍的身影在我们面前静静站立,身影背后,有数百封豨和大风拱卫。

  他阴阴一笑,说道:“魔弦,好久不见,你来了,我还在想,你到底能忍耐多久才肯过来?

  是不是你打算将父王留给你的家底全部拼光才能出来?和我对决,这样未免也太过不孝。”

  轻轻说道:“魔笛,我一直想见你,上次在红叶谷让你逃脱,今日就是我二人的决战之日。

  魔笛双手背在身后,呵呵冷笑:“魔弦,我在东海发过誓:如我在东海不死,我一定会回来拿走属于你的一切。

  只见魔弦眼神一凝,咬咬嘴唇,还是问出了口:“月儿你把她怎么了?”

  我怎么会放任她从魔族离开?我要你看着我拿走你的君位,还有你的女人,打败你以后,月儿将成为我的唯一的正妃。

  我不像你,百家乐高手论坛秋冬底妆怎么选?兰瑟粉底揭开。我会对她好,不会让她难过,让她伤心,我会好好呵护她,让她彻底忘记你。”

  魔笛右手朝虚空一抓,一把黑色龙魂缠绕的巨剑,出现在他手中,他轻轻弹了一下宝剑,宝剑上龙吟阵阵。

  我现在手中的这把剑命唤“七星龙渊”,我知你真身为龙,这把剑专门为你而造。

  你们今日只要投降,我饶你们不死,我坐上魔君之位后,你们的爵位不止不变,还会有大大封赏。

  众人齐齐发声:“魔笛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,我等皆愿和魔君共进退,和魔族共存亡。”

  众人纷纷祭出武器,各自为战。我扫了一眼灵轩,他被两头封豨围住,腹背受敌,头顶上更有大风不是掠阵。

  我凭着灵力和一双肉掌和面前的两只封豨周旋,有战神剑在我体力加持,我豪气万千。

  时不时我再瞅准机会用战神剑的剑气偷袭它们,这两只妖兽对我甚为畏惧,不一会就已经被我毙于掌下。

  我偷眼朝灵轩看去,老狐狸情形十分不妙,手忙脚乱,相当狼狈,一不留神被头上的大风偷袭成功。

  其他人虽比他好些,但也相当吃力,更别说分心前来救他,我看两只封豨朝他拱了过去。

  抬脚踹飞他眼前的那只封豨,紧接着一拳打在另外一只封豨的丑脸上,将它打倒在一旁。

  我此言一出,端是彪悍无比,除了空中做战的魔弦,地上的众长老和族长都朝我看了过来。

  但这只老狐狸甚要面子,冲我吼道:“你是哪族的将领?如此没有规矩,狐狸很弱吗?

  我努努嘴,冲着空中被我引下来的大风,对他说:“你能?这只大风留给你了。”

  我白了他一眼,也不言语,冲了上去,直接飞上大风的背,抓住它的两边翅膀一撕。

  我急忙俯身,用胳膊勒住大风的脖颈,微微用力,“咔嚓”一声,掰断了它的脖颈,终于煞住了它。

  地上的长老,族长们纷纷侧目,就像看到了救星。体力不支的纷纷朝我这边奔了过来,将妖兽朝我引了过来。

  继续朝妖兽最多的位置奔了过去,灵轩一愣,反应过来,他倒也不傻,朝我奔了过来。

  我没有趁手的兵器,一路全凭手劈撕扯,甚是血腥。我侧头看去,灵轩这个家伙手中,倒有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装样子。

  此剑虽不比我断掉的青峰珍贵,但也算一把难得的利剑。只可惜,落到这只没用的狐狸手上,一丝鲜血未染。

  我本就是用剑的高手,此剑在我手中,立刻威力大增。我相当神勇,一路上如劈菜砍瓜。

  我冷冷地吩咐众人,聚在一起,互为犄角,相互策应。而我则跳了出去,追着外围的妖兽猛砍。

  砍不多时,外围的妖兽已经被我杀尽,地上密密麻麻全是死去的妖兽之躯,众人看着我,惊诧莫名。

  灵轩硬起头皮,问道:“多谢尊上此番相助,不是尊上是何人?为何会来到此处,相助魔族?”

  我冷冷说道:“我的姓名不足挂齿,魔兽出山是六界的浩劫,我只是看不过去,助拳而已。”

  这魔笛果然古怪,他的气息似乎和往日大大不同,他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时时朝外散发。

  我沉吟片刻,回头对灵轩说:“你带众位族长先回去,抓紧布置封印,我想想办法将魔兽引回这里。

  他看向魔弦,魔弦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吩咐灵轩,说道:“去吧!按他说的办。”

  咽咽口水,说道:“尊上,集合我魔族众多高手之力,在不受打扰的情况下,我们需要半日的时间。”

  我微微一笑,说道:“好!我就为你们争取半日,绝不会漏一只妖兽去骚扰你们。”

  惊恐万分,纷纷朝着魔兽谷的方向猛奔,我就像一只扑入羊群的猛虎,得意地看着面前夺路奔逃的妖兽们。

  在我的这种积威下,妖兽全部丧失抵抗能力,吓得屁滚尿流,拼命朝魔兽谷奔去。

  魔笛发了狠,他身上猛地拉出一道浓厚的黑雾,朝地上的妖兽席卷过去,妖兽们再黑雾的卷袭下,纷纷止步。

  我身形一晃,从空中化为人形,落到地面,冷冷地和魔笛还有他身后的妖兽对峙。

  魔笛没有动,他愤怒地看着我,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你不是魔族的人。为何要管魔族的恩怨?”

  我冷冷说道:“你说得没错,我的确不是魔族的人,但你今日放任魔兽出来残害苍生,已经弄得天怒人怨。

  魔笛哈哈大笑,说道:“小子,你还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谁吧!既然你要找死,我就满足你。

  他大喊一声,说道:“妖帝,我把身体先让给你了,你好好利用,帮我杀了他们。”

  我来不及细想,魔笛突然闭上眼睛,身上黑气缭绕,一道强大的气息突然从他体内透了出来。

  龙渊被他双手捧起,竖了起来,龙渊的气息也开始变化,一道血色雾气开始在这片空间弥漫。

  柔和,悦耳,他轻轻看向我,似乎在沉思,半晌说道:“你身上有我熟悉的气息,你就是刚才驱赶妖兽的人?”

  我点点头,笑笑,说道:“是我!你就是妖帝,你不是死了吗?为何会躲到魔笛身体里?”

  妖帝轻轻一笑,正宗五鬼报。说道:“你这小子,端是狂傲,一点礼貌都没有!告诉我你的名字,我不杀无名之人。”

  妖帝笑笑,说道:“你想死,我先满足你,也罢!无名就无名吧!先杀了再说。”

  我又不是他什么人,这婚也不结了,情分也断了。我能来助拳已经仁至义尽,还往上冲个屁?

  他要打赢了,我就拍屁股走人,回神族和天音花天酒地,逍遥快活去,也省得留在这里,受他的闲气好。

  他要是输了,少不得我还要帮他收拾烂摊子,帮他把妖帝这厮赶回魔兽谷,封印起来,省得妖帝到时候出去找神族麻烦。

  心中叹这荒山野岭,没个酒菜,瓜子什么的?解解闷也好,看他二人打架,甚是无趣。

  未免太无耻了,说好单挑的,为何使诈?你弄了一帮看家狗在下面帮你提供战力,糊弄别人。

  妖帝哈哈大笑,说道:“你这孩子,有趣得紧,这些妖兽本就听我的话,将战力给我也是天经地义。

  这我倒是有些不服气。既然你想看,我就给你看一把,让你知道我妖帝不是浪得虚名。”

  我刚坐下,却听得空中的妖帝得意地说:“小子,你看好了!这条傻龙马上就要输了,下一个就轮到你了。

  我抬眼看去,就见魔弦的龙身,突然就像面条一般,软软地垂下来,从空中无力坠下。

  妖帝哈哈大笑,说道:“小子,兵不厌诈。是你说的,不让我用妖兽之力,我用自己的毒总可以吧!

  自言自语:“嗯!差不多了,应该可以了,多了浪费小爷的血,你也就值这么多血了。”

  又走回魔弦身边,抬起我的右掌,对着他的脑门一掌拍下。再次确认他不能醒来,我连拍他两次,倒不是我记仇,想打他。

  我马上要和妖帝打架,少不得要用上我的宝贝战神剑,自然不能让他看到,徒惹麻烦。

  妖帝目瞪口呆,先是看我将他得意无比的蛇影之毒破了,再又看我把已经拍晕过去的魔弦,差点拍死过去。

  突然,他眼睛一亮,大惊失色,冲我喊道:“你是”

  偌大的山谷中传来震天的轰隆声,就像动物打迁徙一般,我一人举着巨大的战神剑在后面疯跑!

  天亮了,时间刚刚好,魔族的结界终于完成,朝魔兽谷罩了过去


香港挂牌彩图|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|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www.899000.com| 香港神算网特码资料| 彩图诗句图纸诗句| 现场报码| www.30444d.com| www.360925.com| 小鱼儿主页| 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| www.94987.com|